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大家大家福心水高手论坛 > 文章内容

合肥匡河“恐怖叫声”真相得解:美洲牛蛙演绎物种入侵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8-02 阅读:

  合肥市匡河水域新八中段,突然出现怪异声音,引起人们好奇。此事经报道后,当晚就有几十位居民跑到匡河岸边“探险”,探寻那让人毛骨悚然的“诡音”。昨天,本报记者再次来到匡河现场,发现了一群有“蛙界暴龙”之称的美洲牛蛙,这些怪异的声音很有可能就是它们发出的。合肥市野生动物园副园长江浩称,这群牛蛙是外来入侵物种,会破坏当地生态平衡。

  6月1日,本报对“诡音”出没一事进行报道后,当天接到了很多读者的电话,王老太太就是其中一位。

  王老太太和老伴住在御龙湾小区紧靠着匡河的一栋。“大概半个月前,我有几次半夜睡得好好的,突然被轰轰轰的声音吵醒了,声音像是从匡河里传来的,很沉闷,声音时大时小,但我和老伴躺在家里床上,都能清晰听到。”

  王老太称,不知道是什么发出来的,“晚上睡觉都不敢开窗子,怕被吵醒。”王老太称,她曾跟小区里的其他邻居说过此事,“只有几个人也说听到过这种声音,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事。”王老太说,看了本报报道后,她一下子就想起来,自己听到的声音,跟本报描述的“汽车轧过减速带声音”一模一样。

  1日晚20时许,匡河八中段岸边,聚拢了许多慕名而来的探险者都是看了本报报道后好奇前来探听的市民。记者也赶到了现场,此起彼伏的“诡音”如约响起,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怪异肃穆起来。

  王老太也来到了匡河岸边,近距离感受半夜让她失眠的“诡音”。漆黑的河面上,除了斑驳的树影,看不见任何事物,怪异的叫声似乎就是从黑洞那头传来的,更是吊足了人们胃口。

  王老太返身从家取来一个大手电筒,当有响声传来时,就拿着手电筒对着河西岸照,大多数时候一无所获。不过,大约晚上10时40分,王老太循着怪异叫声再次将手电筒照向河对岸,在手电筒发出的光束里,突然有一个白色的物体,出现在对岸靠岸位置的河面上,似乎是在划水,一下子就从手电筒的光束里消失了。

  王老太用手电筒在不明生物出现的地方,左右探照,再也没有发现可疑情况。那个白色物体就这么不见了。

  王老太的手电筒光束里出现的白色物体,到底是什么?和“诡音”有没有关系?为了解开这些疑团,昨天上午,安徽商报记者再次来到匡河岸边探究,为了更好地发现对岸的情况,此次记者特意携带了能数倍变焦的长焦摄像机镜头,期待能捕获到“可疑分子”的踪迹。

  当日上午下雨后,怪异“诡音”比平时稀疏了不少。记者从9时许在现场蹲守观察,直至10时30分,一共只听到河对岸一水草处,发出了3次怪叫声。看起来,似乎是下雨天气让这些不明动物安静了不少。10时40分,雨稍微停了一会,记者正准备放弃返回,突然河面上多处同时响起熟悉的叫声。

  记者赶紧使用长焦镜头扫视河对岸情况,当镜头扫到一处石头缝隙时,忽然看到一个黄白色的物体在动,定睛一看,是只牛蛙浮在水面上,不过并没有鸣叫。很快,记者在这只牛蛙身边,发现了另外3只牛蛙。跟市场上常见的牛蛙不同,记者镜头里的这些家伙,个头更大,而且通体颜色较浅。这些牛蛙大部分时间都躲在石头缝里不动,偶尔会有一只溜出来划下水又缩回石头缝里。时不时地,这些牛蛙会鼓出大腮帮子鸣叫,每当它们鼓足腮帮子时,熟悉的“轰轰”声,就会响起。

  记者将现场掌握的情况及音视频资料,发给合肥市野生动物园副园长江浩。江浩称,记者发现的这种牛蛙是一种美洲牛蛙,有“蛙界暴龙”之称,是一种外来入侵物种。很可能是从养殖场偷跑出来的或是被人有意放生于此的。

  据江浩介绍,美洲牛蛙又称“蛙界暴龙”,这种牛蛙体型较大,是肉食性蛙类,“会吃掉任何能够吃得下去的东西,不管是另一只牛蛙,还是一只鸟或一只蚊子。 ”江浩告诉记者,因为本地蛙体型都较小,很容易成为美洲牛蛙的“盘中餐”。而且牛蛙繁殖能力还很强,“所以美洲牛蛙所经之处,很容易造成本地蛙灭绝,破坏当地的生态平衡。 ”

  江浩告诉记者,我国是上世纪中叶将牛蛙这一品种引进养殖的,多作肉食使用。“这种牛蛙万万不能放生到自然界,一旦发现应立即想办法捕捞消灭,否则,后果就是本地蛙灭绝,生态失衡。 ”江浩称。

  合肥市匡河新八中段,两岸植被环绕、空气清新,住在附近的居民,很多都有早晚到河堤上散步锻炼的习惯。然而,大约一周前开始,这一段水域里突然传出一种奇怪的叫声,像是某种动物从水下发出的,声音沉闷,听来让人毛骨悚然。记者夜访也听到了这种让人胆寒的“诡音”。而且夜间的水面上,竟然每隔一段水域,水中央就有一片片黑影,仔细看去,黑影中央还点缀有两三处昏暗的亮光。怪叫从哪来?与黑影有无关系?目前不得而知。

  48岁的程先生家住匡河路新八中附近,每天吃完晚饭后,都会和妻子沿着匡河边散步。但近一周时间,夫妻俩和多名来此散步的市民均发现了异样。“匡河东西岸边的植被里或是水下,会不时传来一种诡异的声音。”程先生形容说,“那种声音低沉,像猪叫,又像是车子在高速路上轧过减速带发出的声音。”

  不过,一连几天,匡河岸边的“诡异声”丝毫没有影响市民散步心情,反倒是每晚来此散步的男市民多了。市民苏女士留心这种诡异声已有四五天了,“一开始这声音只在新八中后门的匡河段发出,最近声音来源由单到多,此起彼伏。”

  也有些散步的女市民,听到这种声音有些害怕,“声音像是水下和岸边传来,不像是青蛙叫。”张女士说,“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真害怕突然从水里冒出来。”

  5月26日21时许,记者来到新八中附近的匡河边。入夜之后,原本喧嚣的匡河路归入了沉寂,凉风习习。黢黑的夜色把20多米宽的匡河包裹得静寂神秘,河两岸布满浓密的植被。

  突然,一连串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声音从水面传来,打破了黑夜的静谧。仔细听去,这声音似乎是从河西头岸堤边的水底下传来的,声音像黄牛低沉的哼声,但又像猪发出的声音,让人心中发毛。“诡音”时断时续,用更准确的话说,这声音更像是汽车轮胎轧过高速路上减速带所发出的声音。

  记者趁着一次怪声传来时,捡起一块石头向发出声音的水域砸去,随着石头入水,刚叫了一两声的“诡音”,突然中止了,水面突然安静了下来。“诡音”并非一处,附近200米水域内约有十来处地方,且都是在河西岸发出的,如同附和一般,这里叫过那里叫。据附近居民反映,最近几天晚上,怪叫声仍然在持续。

  记者沿着匡河东岸探访时,除了断断续续传来的诡异声音,还注意到另一个无法理解的现象。河中央位置每隔几十米,水面上便会出现一团黑影。其他地方的水面在月光照耀下,能发出幽幽的光,还能看见粼粼的波纹。然而在这些黑影处,却是什么都没有,似乎如一个黑洞般,吞噬了一切亮光。

  不过,在其中靠近新八中西门的一块水域中央,一片面积稍大的黑影,却呈现出另一幅景象。黝黝的黑影表面,竟有3处暗淡的光亮,如同昏暗的小灯泡一样。

  现场锻炼的很多市民,都注意到了这一系列诡异现象。一位散步的市民猜测可能是蛙类声音,但立刻被其他人否定,“青蛙声音跟这完全不一样。”记者当晚在现场采访的十多位锻炼市民,都对这诡异声音和神秘黑影好奇又害怕,希望有专家来解此疑团。

  对于匡河诡异声音的来源,大家议论纷纷,有人怀疑会不会是扬子鳄顺水跑到匡河来了。

  昨日,合肥市野生动物园副园长江浩分析称,扬子鳄在我省只有宣城、芜湖等地水域可见,是不可能跑到合肥匡河水域的。至于有些人怀疑是水牛的声音,江浩称考虑到匡河的水深及水牛习性,“居民只闻其声不见其影”,也不可能。江浩称,从记者现场录制的“诡音”听来,应该是某种蛙类的声音,有可能是牛蛙。 “牛蛙的声音比较像牛叫,因此才得名。而且牛蛙的声音也比较大,这些也符合匡河水域怪音特别响等情节。 ”

  不过,记者搜索了包括牛蛙在内的众多蛙类叫声,和记者在匡河现场听到的“诡音”,还是有些出入。这些“诡音”到底是什么发出来的,到现在还是个谜。

上一篇:东富龙股价异动 上半年净利润增长1500%-2500% 下一篇:第四期重庆市领导干部科技讲堂在沙坪坝区开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