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大家大家福心水高手论坛 > 文章内容

西班牙人看斗牛之禁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6-20 阅读:

  斗牛引发的争议几乎和斗牛本身一样历史悠久,其所反映出的痛苦与狂欢、危险与刺激、人情与法律、传统与现代间的各种矛盾,令人深思。2011年9月25日,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巴塞罗那举行了最后一场传统的斗牛表演,从2012年1月1日起,其所在的加泰罗尼亚大区将彻底禁止斗牛赛。

  12月3日和5日,两场关于斗牛活动的讨论交流会分别在北京塞万提斯学院和北京大学举办,多位相关人士从历史、美学、道德、科技等角度对斗牛这一西班牙文化中的标志性传统进行了探讨和再审视。

  摄影师、斗牛问题专家拉蒙·萨瓦萨·拉莫斯认为斗牛文化是想象、习俗、规则、勇气、知识、技巧、物质和人类生产方式的总和。斗牛摄影家克里斯多瓦·阿拉说:“赤手空拳地与一头猛兽上演生死之战,这不仅是艺术作品的创作,也是向大自然致敬的庄严之举。”

  西班牙斗牛评论家安东尼奥·洛尔卡认为,斗牛活动在争议中生存下来,说明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你成了一头公牛”“逃到牛栏外”之类的俗语在西班牙语中随处可见,不理解斗牛,就不能理解西班牙的历史。在西班牙,斗牛节庆现在仍然具有活力。去年一年,西班牙举办了1724场斗牛比赛,观看人数仅次于足球比赛。“斗牛带给我们一个充满色彩、欢乐、梦想的世界。人与牛的斗争显示了自然与力量的结合,产生令人难以理解的激动情绪和神秘感。”

  “我个人并没有对斗牛感到痴迷,但我的确耳濡目染地学会了欣赏和喜爱这一西班牙标志性传统。我支持并捍卫它。在有些地方,斗牛因为过分残忍而引起抨击,但这只是少数现象,阳光和欢乐是大部分斗牛狂欢节的主旋律。”摄影家费尔南多·埃拉斯说。

  安东尼奥·洛尔卡说,由于社会习惯变化、保护动物意识增强、娱乐活动增多等原因,人们对斗牛不像以前那么感兴趣了。同时,斗牛也未能适应现代需求,一些斗牛士、企业家、牧场主固步自封,不愿融入到新环境中去。而欧盟对斗牛的反对,也让西班牙政府有自卑情绪。目前,西班牙国家电视台已经停止了转播斗牛节目。“也许斗牛并不该由政府终结,当人们对它不再有热情时,它自己就终结了。”

  2011年9月25日,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巴塞罗那举行了最后一场传统的斗牛表演。根据巴塞罗那所在的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的决定,从2012年1月1日起,整个加泰罗尼亚大区将彻底禁止已持续了数百年的斗牛赛。对此,安东尼奥·洛尔卡说,西班牙现有1350个公牛牧场,斗牛产业每年经济产值达25亿欧元,占西班牙GDP的0.25%,直接创造就业机会20万人次,且拉动地方旅游业,成为上交利税最多的艺术门类。斗牛产业如果消失,对经济的影响是严重的。而从社会文化影响来说,几百年的文化传统更难抹去。

  拉蒙·萨瓦萨·拉莫斯则表示,如今斗牛产业效益并不高。公牛饲养者要面对培育公牛的凶猛特质与遭遇经济亏损的两难选择,如果他的公牛不能达到斗牛生产业的外行们制定的新标准,亏损在所难免。“我见过一个牧场主在他的牧场上举办斗牛,收费参观,18欧元一张票,看完后在牧场上烤牛肉吃。我觉得这是一种选择。”

  事实上,斗牛运动从18世纪诞生以来就处于争议之中,关于它的争论直到今天仍在继续。杀戮公牛的残酷和人类是否该在这种冒险中浪费时间和生命是争论的焦点,公牛的死亡更是斗牛文化被质疑的主要原因。每年斗牛期间都有人,谴责这种血腥的行为。西班牙一项一年前的民意调查显示,37%的人反对斗牛,但这其中,有65%的人虽不喜欢斗牛,却不支持取消斗牛。

  安东尼奥·洛尔卡说,斗牛的反对者受不了斗牛的血腥场面,执意让斗牛销声匿迹,他们要求保护儿童,不让孩子们看那些对儿童教育有害的图像,这是一种正当、值得尊敬的态度,但也比较天真和理想化。“我也痛恨斗牛的血腥、对牛的虐待以及折磨,但我并不认为爱好斗牛就是残忍和病态。相反,公牛的勇敢与高贵、斗牛士英雄的艺术气息令我感动。传奇斗牛士库洛·罗梅罗曾被提名为匈牙利圣伊丽莎白皇家美术学院院士,在他漫长而又光辉的职业生涯中,成千上万的人因那闪光的一瞬间而感动、颤抖、哭泣。毫无疑问的是,库洛·罗梅罗从来都是一位艺术家,而不是一个虐待狂。”

  摄影家克里斯多瓦·阿拉说:“我对斗牛圈内的人很了解,很少有群体像他们一样热爱自然与动物。”尽管如此,不少网友表示,看到公牛被刺伤流血时,兴奋之情就会转为同情,而所谓搏斗,也是人类强迫公牛进行的,本身其实并不平等。

  拉蒙·萨瓦萨·拉莫斯说,据兽医研究,如果不经过争斗,公牛腺体的分泌可能会使它焦躁,更感痛苦;且培养斗牛有助于促进公牛的优胜劣汰。他说,斗牛带来的威胁与其他运动相比并不大,而因不愿看到流血而反对斗牛也是虚伪的。“50年前,我在西班牙看过一场表演,未死的公牛被装进箱子里拉走,我知道它的下场会更悲惨。”西班牙摄影家伊莎贝尔·穆略斯也称:“如果我是一头公牛,我一定愿意昂着头颅战死在斗牛场上,而万万不愿死在屠宰场里。”但厄瓜多尔文化参赞罗德里格斯对公牛不争斗会更痛苦之说表示质疑,认为其目前并无确切的科学依据。

  “我既为勇敢英俊的公牛被杀死而遗憾,又每每被斗牛士的完美表演所征服。”拉蒙·萨瓦萨·拉莫斯说,“我希望我们能超越斗牛的情法问题,从斗牛文化作为几世纪来深深影响了西班牙社会的一个独特的社会现实的角度来探讨,进行严肃、谨慎地思考。社会应该呼吁,斗牛是一种文化的传承,不能把它视作肿瘤来摘除,只能由社会的演变决定这种文化的去留。”

上一篇:川酱黑马——赤渡酒的前世今生 下一篇:三对三篮球黄金联赛厦门上演“斗牛要不要”

相关阅读